五、红玉、美人(全文终)
作者:魔风在线 更新:2019-10-26

  ps:新书《御剑宝录》,开始更新。   夜!   温暖的夜为何要让女人的心如此冰冷?   女人的心需要疼爱,请不要伤害!   柔柔的丝帕满是鲜血,在辜独的唇角不断涌出的鲜血!   两个女人垂泪涕泣!   自然是唐依和苏绛儿!   “滚出去!”柔柔的声音冰冷似铁。

  “柔柔姐……你一定……一定要把他救活!”唐依掩着嘴,掉头跑出。

  “我知道你一定可以救活他,你说过,只要他还没有死……你便可以救活……上次他中了刀,就快要死了……还不是你救活了他?”绛儿的脸色苍白如僵,声音如同颤抖的身子。

  “你也去吧!不要让我分心。如果他死了,请把我们埋在一起!”   月光似血,血红,月圆!   别院的竹林中有人在涕泣,不是唐依,而是胭脂!

  绛儿踱来,坐在她的身边,搂着她的肩膀,叹道:“我知道辜家对你有恩,也知道你想报答辜家,所以才给你银子……可你还是没有勾引他!”

  胭脂依旧垂泪,道:“我经历过的男人太多了,看得出他心里藏着别的女人,即便我去勾引他,也不会收到任何功效!”

  辜独醒来的时候第一眼便看到了柔柔的笑,所以他也微笑,问:“我昏迷了多久?”

  柔柔颤抖着手指摸着他的额头、他的脸孔、他的鼻唇,道:“很久!很久!”   辜独轻咳着,笑道:“有件事情你一定想不到?”   柔柔瘫坐在地上,下颌搭在床边,问:“什么事?”

  “你派去的那几个老太婆明明点了我的穴道,为什么我可以解开?”   柔柔捧起笑脸,道:“为什么?”

  辜独将声音放柔放低,道:“因为我师父传给我一种内功心法,叫天罡真气,可以冲解穴道!”   “噢!你可……真厉害……”柔柔喃喃着,沉沉睡去。   她太累了,需要休息。   辜独知道,所以不曾提及心中疑问。

  唐老夫人飘身进入,轻轻抱起柔柔,行出房去。稍倾再又返回,落座茶桌旁,倒了杯茶,道:“问吧?”   “红玉?”

  “红玉本身便是一口陷阱,但它以绝世武功做诱饵,很少有人可以抵挡得住它的诱惑!”

  辜独哑然失笑,唐泉不是傻蛋,而是武林名宿,自己尚能想得明白,他又怎会想不通其中道理?

  老夫人苦笑一声,道:“大家都知道它是个陷阱,所以谁也不敢去破解它,只要领悟到玄妙的武学便也足够了!”

  辜独暗暗点头,这就是老夫人以及唐家姐妹身怀绝世武功的由来。

  老夫人喝了口茶,继续道:“唐家珍藏这块红玉已有上百年,其中破解红玉的也不在少数,只要破解红玉,便可进入千仙洞修练至尊武学!但千仙洞的至尊武学太过狠毒,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取人性命,所以……一入千仙洞,便终生不可复出!”   “媚儿呢?”

  “媚儿是去做守洞人!即便是至尊武学也不可能没有克制之法,守洞人便是看守千仙洞,不许入洞之人再次复出!”   “知道了!”

  “知道了?”老夫人惊愕的看来,道:“可你还是要去?”

  辜独道:“守洞人不会只有媚儿一人,也不缺媚儿一人,我要带她回来!”   “不可能!”   “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情!”

  “不错!天下确实没有不可能的事情,但你却不可能做到!”老夫人凄凉的脸上表露出无奈,道:“即便我与你师父两个人加在一起,恐怕也敌不过一位守洞之人!”

  “男人可以死,但要顶天立地,即便身死也绝不弯腰!”

  “你见识过那位青衫人的武功了?仅仅一招袖里乾坤便几乎要了你的性命!”

  辜独不语,似乎他的话已经说完,有或许累了,无力再言。   又已是秋,草木枯黄!

  柔柔手中捏着一朵枯萎的黄花,花瓣上沾有水珠,那是爱人的眼泪!

  辜独刚刚可以行动,手里拄着根拐棍,一步一顿,踱步而来。   花瓣有泪,爱人有情!   “你要去了吗?”那是柔柔幽幽的询问。

  “是的!”辜独一步步行上,道:“如果你还爱我,就请不要阻拦!”

  “我不会阻拦你,而且我知道,当你可以动的第一天,你便会离开!”   “不仅仅是媚儿,如果换成你,我一样要去!”   “我相信!但请你答应我,不要死!”

  辜独从柔柔身边行过,却没有扭过头来看她一眼。因为辜独知道,或许仅仅看去一眼,自己的脚步便再也迈不出去!   “答应我?”柔柔在辜独身后追问。   辜独长声叹息!

  唐老夫人等候在“钱庄”的大门口,并且已经准备好一辆马车。   “如果你真的已经决定,我会派人送你!”   辜独没有说话,而是钻入马车。

  “柔柔说……她只等你一个月!如果你没有回来,我会阻止她,但我不能向你保证什么!”   “千仙洞在什么地方?”   “玄魔千仙洞!”   玄魔山!千仙洞!   江湖中最邪恶的地方。   黑白两道,从来没有人敢踏入其中一步。   即便是钢铁罗汉晏小山,来到玄魔山也要绕行。

  辜独曾经问过师父:“如果进入玄魔山,遇到千仙洞各洞洞主,该怎么办?”   无上真君只回答了一个字,“跑”。   辜独又问:“跑不掉又该怎么办?”   无上真君的回答还是一个字,“死”。

  玄魔千仙洞曾有一人闯入江湖,整个江湖为之大乱,直至他重新归玄魔山,江湖才得以恢复平静。

  这个人便是胡栓,江湖人称之为邪神,而邪神也不过是玄魔山上千百座洞府之中的一位。

  马车已经驶出,唐老夫人在其后哽咽:“你可以放心,依依在照顾你和媚儿的孩子,也因为你们的孩子,依依已经长大了,不再有噩梦!”   孩子?   媚儿离开石窟的时候已然怀有身孕!

  唐老夫人为什么要告诉辜独他有了孩子,为什么让他放心?   难道她知道辜独此去必无生还之理?   玄魔山!   马车停在山下!   辜独的内伤还没有复原,要依靠拐棍的帮助才能上山。   拦下他的是铁杵。

  唐如水含笑立在铁杵的身后,道:“嫂子已经为你准备好酒菜!”   铁杵拉着辜独的胳膊,用力摇头。

  “这没用!”唐如水拉开铁杵,道:“男人就该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付出一切,哪怕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!”   辜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,对着嫂嫂点了点头。   酒已斟满,绿色的琼浆,玉脂杯映衬出荫翠色!   辜独只喝酒,一杯接一杯。

  铁杵默默的看着他,终于忍不住开口,“我也是千仙洞的人!”脸色一转,黯然发叹,道:“可我不过是门外巡山的小角色,根本不配进入千仙洞!” 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,铁杵也一样!   辜独站起身,将拐棍丢弃在地,道:“带我去!”

  “你要想好,从来只见有人进去,还没有见谁可以出来!”   辜独已经站在洞口,愣愣的看回,不发一言。   铁杵终于站起身,道:“走吧!哥哥带你去!”

  玄魔山上有一座桥,站在桥上竟然可以看到春雷山庄,但却看不到对岸!   阴森的浓雾波澜起伏,令人不可透视!

  铁杵只是站在桥头,似乎桥板上有种邪恶、无法破除的诅咒,令他不敢踏上半步!   辜独开始行向对岸。

  “天地有阴阳,世间有生死,有生便有死,有死才有生!”不知从何时起,铁杵变成了修法参佛的老和尚。   细雨在下!   浓雾朦胧,烟雨朦胧!   对岸隐约出现,回首再看,桥头已经隐入烟雨浓雾中!   “嘿嘿!”两为青衫人出现在对岸。   一人道:“好小子,没死!”   另一人道:“现在没死,可就快死了!”   辜独挺起胸膛,大步行去。

  寻常的青衣人,便似普通人,看不出懂得武功,但却都是真气内敛的绝世高手。

  一人道:“唉!我没能杀了他,不好再出手,你动手吧!”   另一人道:“我真不想杀他!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“怕污了自己的手!”   “死可以,但我要见媚儿!”辜独已经来到二人身前。   “听起来你的要求还不算过分!”   “就是嘛,命都不要了,见一面总还是可以的!”   两人一唱一和,脚下已动,像是在为辜独引路。   三人两前一后,消失在浓雾之中。   阳光!   柔和的阳光照耀着青翠的山峰!

  辜独看到一位翠衣仙子,在一股清泉中梳洗着长长的乌发。   清泉在半山石壁中涌出,石壁便像是清泉的源头。

  翠衣仙子站在半山石壁的清泉旁梳洗,似站在半空中一般。   愣神之间,两位青衣人已经隐回浓雾烟雨中。   此地既无浓雾也无烟雨,生生一处世外桃源。

  辜独不自觉的向着清泉的源头走去,慢慢的,一步步靠近。   翠衣仙子轻甩乌发,泉下撒起一片细雨。   她那锦缎般的长发究竟有多长?   辜独粗粗估计,起码要在一丈以上!

  翠衣仙子转过头,对着辜独微微一笑,道:“你是第一个自己找来仙洞的凡人!”   辜独看得呆了,难道这真是一位仙子?

  无需评论她的脸孔,只是一笑,枯山已经翠绿,污水已经澄清,天地间凋零的万物都可以复苏!   辜独站在泉边,抬头仰望,喃喃道:“你是神仙?”

  “我是千仙洞主,你要找的媚儿是被我请来看守洞府的守洞人!”

  辜独浑身一颤,如果不是她提起媚儿,辜独几乎忘记了此行的目的!   “把她留下好吗?”

  仙子的声音带有无法拒绝的吸引力,辜独将牙齿咬的“咯吱吱”作响,眼睛瞪得血红,由唇齿间蹦出两个字:“不行!”

  千仙洞主似乎有些意外,抬脚踱步,自清泉的垂落中飘下,站定在辜独身前时,丈余长的乌发已经高高卷耸在头顶。

  辜独颤着头,抽搐着问:“能……能不能……放她走?”

  “可以!当然可以!”千仙洞主轻轻踱步,但你根本看不到她在举步,便似在贴着地面飘行。   辜独想要随她而去,但偏偏迈不动脚步,扑面倒地。

  一张妩媚的脸出现在辜独身前,玉手轻轻触碰他的肩膀,如兰的香气扑鼻而来,“起来!”声音却是冰冷,似昆仑山上千年不化的冰雪。   “媚儿?”辜独一把将她搂在怀里。

  “只要你能接下我一招,就可以带她走!”千仙洞主站在三丈外,双手交叉在身前,怎么看都是一位天界仙子。

  “媚儿不走!不走!”唐媚跪在草地上,痛声垂泣,“洞主不要赶媚儿走!”

  辜独已经摇摇晃晃站起身,低声呼唤:“媚儿……媚儿……”

  “呵呵!”千仙洞主欢声发笑,道:“你都已经看到了,是她不愿意跟你走!看来本洞主这一招也要免除了!”

  辜独脸带微笑,声音轻柔,依旧呼唤道:“媚儿?媚儿?你还记得吗?酒铺?记得酒铺吗?姑娘,我喝下你三碗酒,你怎么不继续提裙子?”

  千仙洞主冷声发笑,道:“但凡效忠本洞主的人,还没有谁背叛过誓言!”

  “你去安远镖局托镖……茅厕,记得茅厕吗?我说……好香,就像你身上现在的幽幽香气,唔!好香!”   媚儿愣愣的动了动嘴唇,道:“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”   千仙洞主突然一声娇笑,道:“媚儿?”   “洞主!”媚儿虔诚的俯首在地。

  辜独继续道:“媚儿,你刚刚已经想到了,我说‘好香’,你说,‘好臭’!茅厕里的味道自然是臭的……哈哈!”他在开心的笑,可泪水却顺着眼角滴落。

  谁说男人没有眼泪,多情的男人要比柔情的女人还要多出很多很多泪水!

  媚儿原本双手伏地,此刻竟然翻转手掌,木然的接下辜独的泪水。   千仙洞主厉声呵斥:“媚儿?你在做什么?”

  “我在做什么?”媚儿喃喃着,眼神中充满迷茫,像是青衣人隐身的烟雨浓雾,又似空洞无光。

  千仙洞主似乎不再愤怒,坐在草地,并膝侧倒,手撑脸颊,道:“好!真不错!让本洞主也开开眼,看看什么是真情!”她嫣然一笑,对着孤独展开玉臂相请,“请继续?”

  辜独贴近媚儿,伸出手指玩弄她垂在鬓角的青丝,道:“有一天,我觉得很热、很烦,扑通……我就跳进了一口古井……”“来……了……”“媚儿?”辜独紧紧将她搂在怀里。   千仙洞主冷笑,道:“还差一点,你还得继续努力!”

  媚儿果然挣脱,惊恐的看来,像是刚刚遭遇陌生人的侵犯。   辜独对千仙洞主笑道:“我的媚儿终究会回来的!”   “我在看着,您请便!”

  辜独扳过媚儿的肩膀,盯着她的眼睛,道:“谁把我从柔柔的房间里偷了出来?破庙冷得要命,你熬在药,弄得满脸都是灰土,像只花脸猫……我们在石窟里呆了有多久,一年?有没有?还要多?我们有了孩子……依依照看着我们的孩子,你说我们的孩子多好,有他陪着依依,依依连噩梦都不做了!”

  “孩……孩子?”媚儿浑身颤抖,眼中似乎有一点微弱的光芒。

  千仙洞主轻轻鼓动手掌,道:“孩子都使出来了,还有没有法宝?只差最后一步,你就要成功了!”   “还有什么?还有什么?”辜独也再暗自疑问。

  “唉!”千仙洞主轻声叹息,道:“还以为能看出好戏呢,没想到功亏一篑!”

  辜独突然跳了起来,道:“我是不是已经喝下了第三碗酒?”声音变冷,“我劝你还是不要招我!要是招了我,你一定会后悔!”凑在媚儿身前,上下打量,“你怎么脱.光了衣服?你不冷吗?”

  媚儿杏眉竖挑,气鼓鼓的问:“你是谁?”“孤亭赏月人!”“你是……你……你是媚儿的独哥哥!”媚儿扑进辜独的怀中,痛声哽咽,“媚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即使见到你……媚儿也不可能再认得出你,因为媚儿喝下了千仙洞主的孟婆汤!”

  辜独笑着,泪水在眼眶滑落,拍抚着她的肩头,道:“不怕!如果有来生,即便真的有孟婆汤也不怕,我一定会唤醒我的媚儿!”

  “好!好!真感人!”千仙洞主撑着草地站起身,眼角竟然涌出一颗泪珠。

  “放过我们好吗?”媚儿急忙跪身,恳求道:“洞主,成全我们吧?”

  “先接下本洞主一招,再闯过生死门,他就可以带你走!”千仙洞主看向辜独,问:“准备好了?”

  辜独点头,道:“男儿要上擎天、下撑地,如果我死去,请答应我,不要让我倒下!”

  千仙洞主将眼角的泪珠拭下,托在指肚,道:“本洞主可以答应!”翻转玉碗,弹指将泪珠射出。

  辜独将天罡真气运在掌中,迎着泪珠抓去,“嘭……”一声巨响,血珠飞溅,泪珠竟然穿透辜独的手掌,在他的眼下砸出一点血痕。辜独笑道:“好功夫!”   千仙洞主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还算个男人!”   “既然我还没有死,算不算接下了洞主这一招?”

  “算!”千仙洞主爽口承认,道:“可你还要闯生死门!”

  辜独想起铁杵的话:“天地有阴阳,世间有生死,有生便有死,有死才有生!”   难道铁杵暗指的便是生死门?   生死门!   万斤巨石高高吊起,只留下窄窄的一条小路。

  千仙洞主道:“生死门开,阴阳路断!里面有十面门,九门为死,一门独生!即便是本洞主进入,也绝不可能生还!”

  “我明白了!”辜独看向千仙洞主,道:“答应我,不要让媚儿再喝你的孟婆汤,好吗?”

  千仙洞主道:“你已经救了她,她从此便不再是行尸走肉,可以同我一样,做一个活生生的人,甚至有可能接掌我的洞主之位!”   “谢谢!”辜独踏进生死门内,转身看向媚儿。   媚儿的脸上含着笑,梨花般的笑容。可梨花带雨!

  悬吊起万斤巨石的是一根手腕粗的麻绳,千仙洞主竖手成掌,对着麻绳斩下,巨石轰然滑落。

  千仙洞主转头看向媚儿,幽幽的问:“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生死门吗?”媚儿摇头,脸上泛出惊恐。   “你生……他死……生死门根本没有生门……”   生死门有一处生门!   辜独依次看过九处死门,终于找到生门所在!   如何判断哪扇门为生,哪扇门为死?   门楣上大字写着——“死”!   生门呢?

  就在辜独的身后,他刚刚进入的万斤石门,巨石滑落,上面刻着一个大字——“生”!

  辜独苦笑,进入生死门之前他便已经明白此中道理,因为他悟出了铁杵那番话语的道理,“天地有阴阳,世间有生死,有生便有死,有死才有生!”

  喝下孟婆汤的媚儿已经等于死去,是自己令她再次复生!   媚儿既然已经复生,死去的便是自己!

  辜独大步行向对面的死门,不过一死而已,佳人已复生,男儿何惧死!

  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大丈夫死得其所……死得痛快……”   死门开,什么也没有……   对面百丈便是阳光、青草、香花……   左右都是死门,所有九座死门都通往这里。   只听到潺潺的泉水声……   泉边有白骨,各扇死门外同样有白骨!

  辜独踱在泉水边,看向百丈外的阳光所在,拾起一根白骨,丢入泉内,但听“嗤嗤”有声,白骨消融不见!

  难怪在烟雾朦胧的桥中央可以看到春雷山庄,原来这里的泉水也是万毒之源的冰泉!   千仙洞主梳洗长发的半山绝壁恐怕就是冰泉的源头了!

  冰泉要见到阳光才可以消散剧毒,可这里阴暗潮湿,明明是处洞穴所在,何来阳光?   辜独不怕任何剧毒,因为他的体内有雪蟾护体!   但他可以渡过万毒之源,至寒至阴的冰泉吗?   虽然媚儿已经复生!   虽然依依已经不再有噩梦!

  虽然胭脂每日都会抽出一个时辰去辜爹爹坟前清扫一番,聊聊家常!   可柔柔还在等待,她留给辜独的时间只有一个月!   没有人知道结局,但我们知道……

  他们都曾经有过,有过情、有过爱、有过缠.绵、有过无奈,生过、死过、经历过,已经足够……   (全书完)   魔风敬上    起点中文网

!   [bookid=2019164,bookname=《御剑宝录》]